語言選擇:

中俄能源合作未來大有可為

來源: 新浪財經

  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是中俄提出共建“冰上絲綢之路”後啟動的首個重大能源項目,將對“冰上絲綢之路”未來的建設和中俄能源合作產生深遠的影響。
  12月8日,俄羅斯北極圈內的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Yamal LNG)正式投產。這壹在人類油氣開發史上具有重要意義的項目的啟動吸引了全球媒體的關註。俄羅斯總統普京率領俄政府高官及主要油氣公司高管出席啟動儀式。
  作為項目合作方之壹的中國也派出由國家能源局努爾·白克力局長領銜的高規格政商代表團出席。亞馬爾液化天然氣項目是中俄提出共建“冰上絲綢之路”後啟動的首個重大能源項目,將對“冰上絲綢之路”未來的建設和中俄能源合作產生深遠的影響。
  亞馬爾項目與中國的角色
  亞馬爾項目是俄羅斯近年來大力推進的代表性油氣項目。它的代表性主要體現以下三個方面。第壹,亞馬爾項目是俄羅斯第壹個由本國企業主導的國際化的液化天然氣出口項目。薩哈林-2項目是俄羅斯首個液化氣出口項目,盡管國有的俄羅斯天然氣工業公司(Gazprom)取得項目的控制權,但其技術提供方和項目作業方均為外資企業(殼牌、三菱商事和三井物產)。與薩哈林-2不同的是,亞馬爾項目由非國有的諾瓦泰克公司(Novatek)主導並擔任項目作業者,中國(中石油和絲路基金)和法國企業(道達爾)共同參與。此外,日本、韓國的企業也以工程和造船承包商的身份參與其中。
  因此,亞馬爾項目可以說是俄羅斯本國企業自主管理和運營大型國際化項目的重要嘗試,具有重要的示範意義。
  第二,亞馬爾項目標誌著人類在北極地區能源資源開發和利用方面邁出重要壹步。盡管北極地區富含油氣資源,但由於成本、環境、資金、國際合作等各方面原因致使大型項目長期未有落實。在俄羅斯的北冰洋海域內曾有過施托克曼(Shtokman)天然氣項目等大型項目的設想,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與美國埃克森美孚公司也曾壹度在所持有的海上油氣區塊內實施了試采,但各種政治和經濟原因致使這些項目陷入停頓狀態。亞馬爾項目的啟動實現了近年來北極地區大型海上油氣項目零的突破,對俄羅斯乃至世界的海洋資源的開發具有重要的意義。
  第三,亞馬爾項目的液化天然氣產品將主要面向亞太市場出口。亞馬爾項目本身就是俄羅斯東向能源出口戰略的壹個重要項目。諾瓦泰克公司公布的,相當部分將銷往亞太地區。這壹方面促進了俄羅斯天然氣出口的多元化,另壹方面也為亞太市場提供了更多的進口選擇,促進了亞洲天然氣需求國的進口多樣化。
  中國在亞馬爾項目中發揮了重要作用。首先,中國是亞馬爾項目的大股東。2013年9月,中石油與諾瓦泰克公司達成協議收購亞馬爾項目20%權益。2015年12月,中國絲路基金與諾瓦泰克公司簽署協議收購亞馬爾項目9.9權益。自此,中國以近30%的權益成為亞馬爾項目權益第二大持有國。
  其次,中國是亞馬爾項目的重要融資方。歐美的金融制裁導致總成本達270億美元的亞馬爾項目遭遇融資難,中資機構的介入推動了亞馬爾項目的順利實施。2015年12月,在簽署股權轉讓協議的同時,絲路基金還與諾瓦泰克公司簽署了融資協議。絲路基金為亞馬爾項目提供為期15年、總額約7.3億歐元的長期貸款。2016年4月,中國進出口銀行與國家開發銀行分別與亞馬爾項目公司簽署15年期93億歐元和98億人民幣的貸款協議。
  再次,中國企業是亞馬爾項目的主要設備供應商和重要的工程建設參與者。亞馬爾項目的總承包商是來自法國和日本的企業,但中石油、中海油和寶鋼是主要的工程分包商和供應商。據統計,中方共有中國石油海洋工程有限公司、海洋石油工程股份有限公司等七家公司承攬了項目的模塊生產。
  最後,中國是亞馬爾項目液化天然氣產品的重要購買方。2014年5月,中石油與亞馬爾項目公司簽署20年期每年300萬噸液化天然氣購銷協議。中石油直接購買量占亞馬爾項目前三條生產線總產能的近五分之壹。由於剩余出口量預期將主要銷往亞太地區,中國進行間接購買的可能性極高,這將進壹步推高中國采購量的比例。
  “冰上絲綢之路”及其相關能源合作
  亞馬爾液化氣項目是中俄“冰上絲綢之路”的重要能源項目。2015年,中俄總理進行第二十次會晤,雙方強調要“加強北方航道開發利用合作,開展北極航運研究”。2017年7月,習近平主席訪俄時表示“要開展北極航道合作,共同打造‘冰上絲綢之路’”。隨後,中俄兩國政府部門開始就相關的制度性安排進行協商。比如,中國商務部與俄經濟發展部探討建立專項的工作機制,兩國交通部門商談進行極地水域海事合作等。
  盡管中俄雙方已就共同推進“冰上絲綢之路”達成共識,但從官方透露的信息來看,兩國宏觀利益訴求方面仍存在不同之處。從中俄的相關政府間協議、領導人講話和政府部門發言人的表態來看,兩國在利用北極航道(俄羅斯側)及其相關基礎設施建設方面並無異議,但是在產能合作方面存在不同訴求。
  由於北極航道沿線環境惡劣、人口稀少,沒有形成壹定規模的市場,在中方看來,類似“壹帶壹路”的產能合作方式並不適用於“冰上絲綢之路”的構想,但俄方極為看中此點。對於俄羅斯來說,發展“冰上絲綢之路”並不僅僅藉此增加過境的貨運量和過境收入,還要帶動北極地區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從而穩固聯邦政府對邊疆地區的控制。
  能源合作將是彌補中俄雙方在“冰上絲綢之路”不同利益訴求的有效途徑。俄羅斯的北極航道沿線蘊藏豐富的油氣資源已毋庸諱言。北極航道可以用來外輸這些油氣資源,同時油氣項目開發所需要的設備和工程材料也可通過北極航道運送。
  此外,北極航道連接了亞太和歐洲兩大能源市場,相關的能源產品的串換運輸也可以通過北極航道來進行。亞馬爾項目就是這個合作模式的典型應用。亞馬爾項目框架內包括15艘液化氣專用運輸船的建設。這些船只將向亞太和歐洲地區運送液化氣產品。此外,在中日等國建設的工程模塊也通過船只運送到亞馬爾項目現場。比如,中遠集團2016年實施了第三次北極航道航行,將亞馬爾項目的相關設備和設施運送至工程現場。
  如果跳出“冰上絲綢之路”的框架,在俄羅斯北極圈內中俄能源合作項目更多,程度更深。代表性的是俄羅斯國家石油公司所持有的萬科爾項目和魯斯科耶項目。俄國家石油公司曾就兩個項目分別於2014年和2015年與中石油和中石化簽署股權轉讓框架協議。萬科爾項目還是通往中國的遠東原油管道的重要供油商。中國每年通過遠東管道進口的原油幾乎全部來自萬科爾項目。
  未來的機遇與挑戰
  中俄能源的互補關系和雙方政府的重視為兩國開展“冰上絲綢之路”提供了機遇。俄羅斯的政府和企業正積極推進北極地區(包括海上和陸地)的能源資源開發。在亞馬爾項目啟動之前,俄羅斯國家天然氣工業公司旗下的石油公司已啟動北極原油項目的生產並通過北極航道向歐洲出口。諾瓦泰克公司總裁在亞馬爾項目啟動後即發布了雄心勃勃的發展計劃。他表示到諾瓦泰克公司將成為俄羅斯最大的液化天然氣生產和出口公司,2030年前總產能將提升至每年2.7億噸。他列舉了包括亞馬爾項目第四生產線、北極-2項目等眾多位於北極航道沿線的工程,並表示希望與中國公司繼續進行項目合作。
  為應對氣候變化和改善大氣環境,中國政府正積極推動能源轉型。天然氣將在這壹過程中發揮重要作用。來自俄羅斯的天然氣將增加中國的進口選擇,進而增強中國作為天然氣主要進口國在國際市場上的結構性權力。同時,北極的特殊地理和氣候環境降低了液化天然氣的生產成本,進而有可能降低中國的進口成本。俄羅斯計劃在未來的北極項目中更多地使用本國設備,官方預測這將進壹步削減30%的成本。
  亞馬爾項目顯示中國企業不僅可以成為跨國項目的投資者、融資者,也可以成為值得信賴的工程產業者和設備供給者。亞馬爾項目為能源領域的中國工程和設備公司提供了千載難逢的發展機遇,實現了若幹項商業合同和技術突破,將“中國制造”提升到壹個新的高度。未來隨著中國企業和金融機構進壹步參與俄羅斯北極油氣項目的開發,“中國制造”將獲得更廣闊的發展空間。
  當前的全球政治經濟形勢也為“冰上絲綢之路”的能源合作帶來了挑戰。首先,歐美不斷延長對俄制裁的期限,雖然在某種程度上為中國企業參與相關項目提供了條件,但也使中國企業承擔了被制裁的風險。
  其次,北極地區特有的自然條件致使北極航道的運輸帶有“季節性”特征。根據亞馬爾項目公司的規劃,在夏季解冰期,液化天然氣輪船將自西向東駛往亞太地區,而在其他結冰期,液化天然氣將首先被運送至歐洲地區,經過換裝後再駛往亞太地區。這種模式將增加運輸成本的不確定性並影響供應的穩定性(預期東向運費為每百萬英熱單位1.84美元,西向運費為2.49美元)。
  為解決此問題,亞馬爾項目配備了多艘具有破冰功能的專用運輸船只,項目公司還準備在勘察加地區建設換裝港口以促進常年運輸並減低運費成本,但由於存在資金、技術等方面的制約,這些措施的實施效果具有較大的不確定性。
  再次,北極天然氣項目的出口還存在俄國內不同企業間利益協調的問題。為了能順利推進亞馬爾項目,俄政府通過立法給予該項目稅收優惠,並打破俄國家天然氣工業公司對天然氣出口的壟斷。亞馬爾項目啟動後,俄國內已產生對國際市場上俄天然氣出口商內部競爭的擔憂。
  如果俄政府不能很好地協調不同出口公司的利益,則可能影響未來與中國在俄羅斯北極能源項目,特別是天然氣項目上的合作。

Copyright©2014 保利協鑫石油天然氣集團控股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r Designed by webfoss